一发入魂

凌风览腐:

事先说明:
1.人物可能严重OCC
2.小甜饼??
3.时间线在铲除雪氏之后
4.自白体?万万没想到?


正文:
我叫风天逸,是南羽都的新任羽皇,本来我应该像我自己设想的那样,打到摄政王,铲除雪氏一族,迎娶易茯苓,走向人生巅峰的。


但自从铲除雪凛的那天,我的摄政王叔叔将金羽令交给我的时候,就有什么东西,悄然改变了。


他被易茯苓刺伤的时候,我头一次对易茯苓产生了恨意,即使当时我还不知道皇叔是帮着我的,我也从未想过要伤害他;


他将金羽令交给我的时候,我第一反应不是欣喜,震惊,而是心疼,这些年来,他背负着的东西太多了,甚至连我,也对他有过失望,但明明我是最不该有这个想法的人;


他说我是南羽都唯一的皇者的时候,我下意识的更加自信了起来,他的认可原来对我来说是那么重要;


他在杀了雪凛之后晕了过去,我整个人都慌了,一想到他可能就此离我而去,绝望就布满了整个心脏;


在得知他有救的时候,我心中窃喜,还好他还在,失而复得的喜悦,让我突然就明白了,我对他的感情貌似不只是叔侄间的亲情,还有些别的什么。


就此我有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
我每天都会去看看皇叔,陪他喝茶,听他弹琴,一天,趁他午睡,我还偷偷的亲了亲他的额头,在他耳边说了喜欢。


我没想亲口告诉他的,我打算烂在肚子里一辈子的,但那天还是着了魔一般的说了出来,看着他的睡颜,心里即庆幸又有些失落,就像所有的初恋,在心里冒着酸酸甜甜的泡泡。


我带着满足的心情回宣勤殿处理政务,过了一会儿,裴钰来禀报说,皇叔走了,留下了一封信,请我过目。


我第一反应是告白被发现了,急忙打开信,却发现根本不是这样的。


信里写着:
天逸侄儿,皇叔现已完成皇兄对我的嘱托,大权已交还于你,近日在宫中深感无趣,忽忆起儿时周游四方之志愿,现游历人间,望侄儿励精图治,勿挂勿念勿寻。


我派了一些人暗中寻找皇叔的下落,没成想真的被我找到了,虽然总是会跟丢,但我没有放弃,继续派人暗中保护皇叔,并将皇叔的动向了解清楚,感觉自己像个变态的偷窥狂一样。


这期间我将一直关押着的易茯苓送回人族,并彻底铲除了雪氏一族,天天朝九晚五,努力做到他说的励精图治。


但受着相思之苦,又没命的操劳,身体竟每况愈下,太医说,此病,药石无医,我也知,这病在,只有他能治,也只有他治得好。


可没过几天,皇叔竟自己回来了,原来是裴钰让暗卫在皇叔身边谣传我重病不起,朝不保夕,我好气又好笑,心想,皇叔,这回我定不放你走。


皇叔来看我,我顺水推舟,佯装重病在卧,本想逗弄一下皇叔,但闭着眼却半天听不到一点响动,刚想张口,就感觉到皇叔在我身边坐下,连忙继续装睡,半晌,我都快真的睡过去的时候,就听皇叔说道:


“我本以为躲得远远的,你慢慢就会忘了我,怎料想你那日轻轻的一句喜欢竟是如此深重,致你如此……”


皇叔后面说了什么,我已经听不进去了,脑中一直回荡着,原来皇叔真的听到了,原来他真的是为了躲我,平复了一下心情,打算听皇叔继续说什么,就听到:


“你可知你我是叔侄,你可知你背负着整个南羽都的期望,你可知我将你一手带大,看着你一步步走到现在,我是多骄傲多自豪,你的一句喜欢,让我慌乱,让我迷惑,更让我愧疚的是我在细细思考后发现自己竟也有些喜欢你……”


我的被巨大的喜悦充斥着,可没等我睁眼,就又听到皇叔说:“但我不能,天逸,你是羽族的皇,我们是叔侄,也只能是叔侄。”


心渐渐沉了下去,待皇叔走后,我起身摸着他刚刚坐过的地方,轻声说:“皇叔,好久不见。”


皇叔到底还是留了下来,我还是天天去看他,身体却不可遏制的在变差,我本以为我们就只能这样走下去了。


但万万没想到,我终究还是和皇叔在一起了。


那是晴朗的一天,我像往常一样准备去看皇叔,谁知裴钰突然来找我过去,说皇叔出事了。


进到殿中,放眼望去空无一人,只有床上传来轻轻的低吟,掀开床幔,入眼的是皇叔衣衫不整,面色绯红的样子,耳边是皇叔隐忍的喘息。


我要是再不明白,我就是个棒槌。


事后,我问了裴钰,他说,是他看不下去,皇叔每天暗自神伤,所以下了药,我说:“裴侍卫,做得好,但不要再有下一次!”说完,抽了他一鞭子,就走了,我还要向皇叔交代呢。(裴钰内心:卧槽(*`へ´*))


想看甜的,就到这里吧,写着写着,想发刀了,虽然也不是太虐~( ̄▽ ̄~)~


一个年轻人给一群孩子们讲道“几年后,人族进犯,风刃负伤身亡,羽皇开翼,将人族逼退,人族求和,羽皇在大臣劝说下暂时停兵,两年后,羽皇突然发兵,人族措手不及,死伤殆尽,自此羽、人两族合为一族,澜洲大陆就此统一了。”孩子们发出或大或小的议论声。


没人注意到,在一旁晒太阳的老人眼角有一颗晶莹的泪珠。


我叫风天逸,我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,我爱着一个人,我忘记了他的模样,但我一直记得,他临死的时候,一直对我重复着“好好活下去”,所以我一直努力活着,但今天,我撑不下去了。


耳边似乎有人惊慌的喊着什么,灵魂飘到了上方,看着自己被放入当初选择的大墓,身边躺着风刃的尸体,虽然精心处理了,但尸体还是有些腐烂,看不清面目,正有些遗憾。


身后突然传来一声“天逸”,转过身,就看到那人清浅一笑,一如记忆最深处的影像,听到他说“我终于等到你了”。


……emmm结束了,写的不好……将就看?~( ̄▽ ̄~)~

评论
热度 ( 28 )
  1. 谷雨时节萌纷纷凌风览腐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谷雨时节萌纷纷 | Powered by LOFTER